盛世妖宠:蛇妖阴阳师

ߣadmin
Դ未知 ڣ2019-09-09 18:23 ()

  还好天公作美,连续下了几天的雨,临到双休的时候放了晴。周六一大早,林安就收拾了各种代金券打折卡还有礼品单,拖着泠昔一起去了车程一个多小时的大超市。

  午后时分两人才往回走,从公交车上下来,两人大包小包,林安心情好得不得了。

  “不过最划算的还是鸡蛋哇,买一打送一打,还没有限购,泠昔你说,天下有没有比这更好的事呀……”

  “是吧是吧……这么多蛋,要不,下个礼拜我们带饭,我来做个日式厚蛋烧吧……”明显兴奋。

  “嘿嘿,我之前看漫画,看到这个日式厚蛋烧的时候就觉得一定好好吃,一直都想哪天做做看呢……”林安喜滋滋的,下意识就去看手里提的蛋,结果……左翻翻,右看看,咦?我的蛋呢?

  林安把手里的袋子放到地上,仔细翻开看了一遍,左手三个袋子,右手两个……缺了一个……抬眼,泪目:“泠昔,你有没有提着蛋?”

  泠昔摇头:“你不是说蛋这种精贵易碎的东西要胆大心细的人来拿要我不要碰的吗?”

  林安在风中凌乱:“那个,我好像,把蛋……搞掉了……我最最划算的,蛋啊……”

  血族史记:公元****年**月**日暗夜血族,在和暮夜血族缔结盟约的晚宴上,被暮夜设计屠杀,一夜覆灭——暮夜血族,则在盟约庆祝盛宴之后的第二天,诡异地化作尘埃,全族无一幸免…前生血族邪瞳,转生成为火家痴儿,谁料一朝得势,竟成五行盟主,从此生杀予夺,翻云覆雨——逆我者烛影风残,顺我者百年寿元;仇我者情断义绝,恩我者鼎盛长安!

  她,断灵山谷弃婴,半人半妖。 他辞官隐居捡起带着半条狐狸尾巴的她,因了桃花开的正好取名夭灼。 自此,不管是晨阳还是栖霞,总能听到他挨家挨户找女妖精给她换内巾的命令声。 惹不起跑的起,一时间断灵山谷里只剩下了两户人家。 鸳鸯锦和他菡萏本就是花草属性一族,相处欢愉。 日益见得九小姐和年龄相仿的他琴棋书画不再理她,换上了粉色裙裳,铃铛叮咛。 ‘师傅你再摇的高些,我想要握住辰星’。 ‘想要握住辰星?师傅这就去天际给你抓活的来’。 他,八殿下眼馋已久龙阳娇宠。 冒称自己需要自由需要清静,卸冠去往人烟稀少三面悬崖一面高山的断灵山躲避。 一团毛绒球吸引了自己的主意,从此安宁不复。 郎情妾意太平安好,却被她报信到八殿下府邸。 ‘我自当是后悔的,早知就该把你掐死在漫天桃花里’。 ‘只是听人说,桃花是陪娘子看的,星辰是陪娘子摘的’。。 看着双双相扣的手指,她连同两人双双封忆, 一个送南,一个留北。 太阳升起,她还是他挚爱的徒弟,她也依旧敬他为师。 人间历练,遇劫不断。 危难时刻身旁的无用道士总能瞬间高大起来。 从尸花的爱情到公主的良人,所见所闻抵触心房。 ‘自此,我才知道对着喜欢的人我做了多少不该的事情’。 ‘如果,没有鸢锦的那段记忆的复苏,我想我是宁愿被妖界所有人耻笑也是拼尽一切护你周全的’。

  我拄剑身前,谦卑颔首,缓缓把手划过银色剑锋 我托起你娇嫩而纤细的手,用血画下我家族的徽章,宣读来自古老年代的誓约—— 我会将时光的禁锢斩断,我会将天与海的尽头逾越; 我就是你的剑,愿意赌上一切的尊严与荣耀,一生效忠追随; 我就是你的盾,哪怕用尽了所有的鲜血和生命,也绝不背弃! 那一路烽火狼烟中的奔逃喧嚣…… 那一生追悔莫及的前尘过往…… 究竟是要用去多少的时间,才能真正忘却?

  生在封建守旧家庭的顾家臣,却偏偏爱上了一个男人。一个身份高高在上到遥不可及,个性温柔冷静到销魂蚀骨,外貌英俊潇洒到让他意乱情迷的男人。 更可贵的是,这个男人也像他爱他一样的,深深爱着顾家臣。 可他却被爸爸妈妈叔伯兄弟七大姑八大姨那渴望光宗耀祖的目光,拖累得连自己的婚姻大事也不能自己做主。这样的家庭,要是知道自己的儿子是同性恋,会有什么样的反映?他想都不敢想。 什么父母之命媒妁之言,什么官宦士途位高权重,什么君君臣臣父父子子……TM的,在二十一世纪居然还有这样的规矩!老子不干了——顾家臣是说不出这样的话来的。 有人正拥有着极端的繁华与富贵,有人正渴望着极端的繁华与富贵,为此,他的家族不惜争权夺势,尔虞我诈,头破血流。 这一场红尘闹剧,究竟谁是谁非,谁成谁败?富家公子和庶民男儿的爱恨纠葛,又会有怎样的结局…… 站内新文:《帝后》五个大国王储公主、公子哥儿们的家仇国恨。

  她,17岁风光嫁人,却在第一晚跑回了家。 “妈,那里,有鬼。”一边喘息,王锐可一边说着。她就那么看着那支笔在纸上写着,没人控制。她知道,那不是奇迹,是鬼。 王锐可本就薄命,阴时阴日出生的她,能看见所有常人看不见的。 这座宅子里没有人,更没有人靠近。一切,都显得是那样的诡异。只是偶尔出现的男人,让王锐可疑惑。那一身的冰凉,根本就像是死人。 半夜的敲门声,午夜的钢琴声,清晨的谈话声,让整座宅子越发的渗人。明明就没有人,却有着声音。 一次危险,让王锐可看到了一切,那张狰狞的脸,让她害怕。 “不要伤害我,求求你放过我,不要……”角落里,她颤抖的说着,话语里满是惊恐。 “你是我的新娘,我是不会伤害你的。”这,是他的话,随后便消失了。 这,是王锐可怎么也没有想到的,自己居然嫁进了鬼宅,嫁给了鬼。 有家,不能回,只能待在这有鬼的宅子里。 危险随时都有,却总是化险为夷。 她知道,是因为他。 想见,却又害怕,因为那不是人啊。 血的媒介,让一段恋情就此展开。 婚姻的最后,我们会走到什么地步?《情近,爱已远》距离产生的是小三,可最怕小三还是自己熟悉的人。《此情终成》

  本文首发、独家连载于墨墨言情网,写文不易,严禁转载,违者必究。 凤息帝姬的情路打小就不顺。 还在拖着鼻涕的时候,就为了一个包子被迫跟娘娘腔订了亲。 喜欢上的青冥仙君最后还跟她的仙娥搞在了一起。 天界混的不好也就算了,贬下人界偏偏又碰上柳逸。 喜欢上尚书家的公子,柳逸从中作梗,“这厮是色中饿鬼,人品不好。” 她看上了太子,柳逸又从中作梗,“你一烧火丫头,配不上。” 帝姬心里那个仇那个怨啊,“你信不信本帝姬一巴掌拍死你!” 在凡间混了几十年,想嫁人的帝姬最终没嫁成,还被柳逸的相好一记穿魂箭送回天界。 昏睡五百年后醒来,天宫大宴。 她漫不经心的摇着扇子,“好久不见。” 他目光灼灼,“去哪了?我一直在找你。” 她淡笑的摸了摸胸口的穿云箭射穿过的位置,“你的相好还好么?” —————————————————————————————— 慕九的读者群 465482406 已完结《你是我的心上刺青》《谎言里的天堂》《爱有预谋》

  【本文授权磨铁中文网独家首发,未经许可,请勿转载!】 阅读戳这里:混球不要脸篇: 我的人生十分狗血,狗血到我都无力接受,可我还是得接受。 十岁的时候我死了爹妈,十七岁的时候我怀孕被男人抛弃。 到了二十六岁,为了刺激丈夫,我在结婚当晚跟他哥们在一起了。 我告诉周家齐说:其实我是个好女人,只是受过太多的伤害,所以失心了。 周家齐冷哼:你哪儿是失心?你那是失心疯! ****************************************************** 装逼自恋篇: 我时常在想,我到底是要选有钱的还是憨厚老实真心爱我的。 周家齐满脸嘲笑:除了我,根本没有人要选你好么? 我回以不屑的目光:切,你是禽兽又不是人。 后来,我发现周家齐的确是个禽兽,他是小禽兽,他爹是老禽兽。 *************** 三千已完结逗比虐心文:本文每天6000+ 关于加更: 大赛票每满100加更 推荐票每满500加更 钻石加更(不重叠) *************** 俺的新浪微博:三千的读者基友群:226243767 (书中任何角色名,附带亲的磨铁ID名)

  新书《凤皇在上》,喜欢仙侠的盆友们看过来:本书【实体书】正在预售,喜欢的亲可以入手哟。 当神仙的时候,我大约将自己弄得很伤情。 离仙台的那一跳,前尘往事转瞬云烟。 而这一生,我占着凡人云岫的壳子,便只致力于两件事。 第一件事,搅黄我与大将军宋诀的婚事。 第二件事,搅黄神秘刺客追杀我的事。 却没想到这两件事,归根到底是一件事。 一场被遗忘的天劫,三个人,两笔债。 他说:这一世欠你的,我来生好好还。 他说:长梨,这辈子是你欠我,若有来世…… 这二位一个仙界上神,一个佛界圣徒,却都要同我一个凡人过不去。 一个追着还债,一个追着要债。他们都说前世今生—— 前世的我修仙求长生,最终却害死了两个人。 若得今世往生,我惟愿同谁都互不亏欠。 但,这一生又偏偏遇到宋诀这样不好办的主儿…… 【用三生时间,结两段尘缘】 小朵的微博,欢迎调戏:→

  木流星原本是一个无忧无虑的待业大学生,因为姐姐的离奇去世,不得不接下家族千百年来的一个担子,成了一位守着家族事业的阴阳师。无意中遇上了一个怪男人,不光每次自己的生意都要来插上一脚,还不要脸的说:“这是妇唱夫随!”天哪,这是闹哪样呀!

  一朝遇鬼,牵扯出尘封多年的往事,原来我居然就是那个人人惧怕的恶兽,但事实上,并非如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