ߣadmin
Դ未知 ڣ2019-09-03 17:30 ()

  是两个女人,高的是身材高挑美好的美丽女子,细细的脸庞充满智性的美感,雪白晶莹的娇躯上穿的是一件用黑色皮带连接而成的连身衣,三分宽的皮带之间的空隙十分宽,羊脂白玉般的肌肤和黑色的皮带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最让人称奇的是,连身衣的前面露出的丰隆高耸的双峰,乳房硕大却不下垂,从皮带空隙之间露出的乳尖骄傲的向上翘起,樱红的乳珠好似宝石一般。修长的双脚根部,皮带的空隙之间露出的,是雪白的小腹和光滑粉嫩的蜜缝。

  而矮的那个,则是一个身穿卑猥的奴隶服饰和黑色高跟皮靴,四肢着地的金发女人。她那雪白的玉颈上套着一个黑色的皮质项圈,上面扣着一条细细的金链,金链的另外一端,便被她身边那个女子的右手握着。

  黑色的胸围其实是两圈细的皮带用同样缕细的带子连起来,令女人的硕大玉峰和粉红色凸起的乳尖全部毫无遮掩的露在外面。

  在她的纤腰位置上有一道银色的链子圈住,链子上垂下四条缕细的链子,分别从前后延伸往玉胯的深处。

  黑色的高跟皮靴一直套到膝盖的上面,紧里贴身的设计,最大限度的强调了小腿的优美曲线和大腿的修长。

  随着牵金链的女子向前迈步,奴隶女发出轻轻的呜咽,纤细有力的腰部左右大幅度的摇晃着,慢慢爬进了小花厅。

  四肢着地的金发奴隶女高耸的粉臀比爬行时更大幅度的摇晃起来,同时底头去亲吻叶天龙的脚尖。没有什么言语可以来形容叶天龙此刻心中的震撼,尤其是当月如拉起金链,金发奴隶女被迫抬起头来的时候,一张熟悉的粉脸出现在他的眼前。

  虽然在金发奴隶女爬进来的时候,叶天龙已经有些发觉,但那时还有一些半信半疑,生怕是自己看错了,可此刻就在他的脚下,让他看得十分真切。

  从叶天龙的角度看过去,邪女神战士的胸前双峰只能用波涛汹涌来形容,尤其是被黑色皮带束住乳峰的下围之后,雪白如玉的肉团益发的膨胀丰硕,甚至连肌肤下的青筋都隐约可见。见礼完毕,邪女神战士在叶天龙的脚前坐下,月如十分得意的伸手抚摸着星奴的金发,对叶天龙说道:“我说过一定会把她调教成最好的奴隶女,陛下您现在还觉得满意吗?”

  月如微笑起来,笑容充满了让男人为之堕落的妖艳,道:“她是我从东倭带来的调教师,也是此地的主持人,名叫裕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