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欢迎加入妖异事务所

ߣadmin
Դ未知 ڣ2019-09-03 17:29 ()

  夜色笼罩着这座能够用华丽来形容的城市,夜晚虽然让一部分区域安静了下来,却完全无法阻止城市如同白天一般热闹,这或许就是埃尔斯特区与其他城市完全不同的光景吧,这座屹立在苏联与华夏交接区的时空节点之下的不夜之城接收着来自世界各地甚至不属于这个世界的来访者,而原本那个应该作为两个大国缓冲区的草原国度也变成了这个特区的一部分,当然,草原也变成了这座不夜城的一部分。

  白天是如此热闹,而晚上,依然如此的热闹,只是那代表着热情的弥虹等变成了红蓝闪烁的灯光以及刺耳音调的警笛。

  身着埃尔斯特区特有的白色警察制服的人在四周忙碌着,他们在调查着这里。他们在探寻着这里所发生的一切。

  “死者皆是裸体状态,啧..你们人类花样还真多。”一个带着鸟嘴面具,穿着白色制服的应该称之为非人类的家伙拿着探测器探测着尸体。

  一位青年拿着一支笔和一个记事本站在尸体的一旁,他并没有穿着制服,而是带着一个协助调查的袖章。他偶尔抬起头看了一眼面前的三具尸体,然后低下头继续做着记录,拿起自己的手机对着尸体拍了几张照片之后将照片发给了自己的合伙人。

  “死者中的那位两位妖族的女人都是附近的小姐,看起来是无辜的被牵连者。人类的男性是一位国际上在逃的时间预言者,听说能够看透时间,从而对未来进行预言的能力者,曾经从噩梦中逃出并且好运的得到了噩梦结晶,现在看起来这个家伙的好运已经终止了。”

  带着鸟嘴面具的男人耸了耸肩,他是现场勘查这方面的专家,他的能力能够让他对周围所有的事物都有着细致入微的观察,就好比人类的第六感一般,他本身也有着名为‘心眼’的能力,哪怕是闭着眼睛都能够把之后为‘看’的一清二楚。这个家伙本来有着一位角逐绝世剑客的实力和资格的,现在却屈居于埃尔斯特区做一个法医,还真是屈才了。风铭都不知道应该怎么吐槽他了。而且还喜欢带着鸟嘴医生的面具,装出了一副中世纪防疫医生的样子。明明可以模拟成人类的样子的。

  “时间预言者?这个能力在联合国也是座上宾的存在啊,怎么会死在这里?而且还是被通缉的..啧..我们埃尔斯可不是无法地带。作为预言者却看不见自己的死亡?”

  合上了手中的记事本,风铭缓缓的吸了一口气,这次的任务麻烦了,文让自己收集这里的情报什么的,大概是做不到了,妈的,越想越气,当初从家里出来的时候姐姐可没有说过她的朋友是个坑货啊!凭什么我一个实习记者天天跑凶杀现场,她却能天天去那些风流场所拍八卦!

  法医抬起手,似乎是羽翼一般的无根羽毛伸出,其中的一根羽毛如同利刃一般划破了死者的胸腔,没有丝毫的血迹流出。而且尸体完全没有任何其他的变化,尸体痉挛现象..显然,死者在死亡的一瞬间,肌肉立即强硬、收缩,并迅速移行成为僵硬了..死者是在极度神经紧张的情况下死亡的。

  风铭整个人都惊了,这种死法他还是第一次看见,明明都已经预见了自己的死亡,却不跑也不躲避,而是找了两个小姐一起生孩子,哦,人类和妖怪是有生殖隔离的。

  “大概是知道自己跑不掉了,所以想死之前在爽一把吧,还拉了两个垫背的。”

  法医用羽翼划破了死者的腹部,那里有一个明显的孔洞,显然,袭击者用一种圆形类似于针孔一般的东西直接刺入了死者的身体并且吸食死者身体之中所有的体液导致了死者的死亡。而且这个持续的时间很短,很有可能只是在一瞬间。

  “没有,我姐也是血族,血族可么有这么大的口器,基本都是靠牙齿的,而且血族即使把人类的血液全部吸干了,也会留下很多其他的液体的,比如说脱氧核糖酸什么的,你看尸体,连脱氧核糖酸都没有留下,显然袭击者是个不在意这些东西的存在,只要是体液就行。”

  “少来,我姐不吸血的,她怕我外出被袭击所以跟我科普了一下如果被血族袭击的话应该怎么做。”

  两个女人的尸体躺在地上,都是法医的同族,虽然身体和人类的身体差不多,可是双手却变成了翅膀一般的姿态,而头部本来应该是模拟成人脸的,可是因为死亡之后模拟失效,变回了鸟头,好像是不同种类的鸟头,反正风铭一个都不是认识,他只知道法医是猫头鹰。

  有点像天鹅头的那具尸体上,沾染着一些绿色的粘液,粘液在不断的腐蚀着她的肉体,哪怕已经死去粘液也没有罢休。

  “这毒有点厉害了..你看这里,应该是被攻击过,这个爪子的痕迹。”两具女尸的死法完全一样,都是被吸食了体液致死的。

  “与其说是毒液,不如说是强酸一类的东西吧,是被攻击的时候沾染上去的。恐怕是袭击者身体上附着的..这个爪子,明显是兽类啊..”

  两人对着尸体评头论足的时候,一个白制服突然喊道:“队长,这里有东西,是袭击者遗落的。”

  很快,那个警察把东西拿了过来,那是一条红色的围巾,围巾显得有些脏兮兮的,上面的一侧沾染了一些血迹,而另一侧则是沾染上了绿色的粘液。

  材质就是普通的材质..居然没有被毒液腐蚀..看起来袭击者可以自由的控制毒液的活性呢。这个袭击者..有意思,至少风铭的记忆中没有任何一个能够与袭击者符合,恐怕是‘噩梦’生物啊。

  风铭在红色的围巾上看见了一个发着光的小石头,大概只有黄豆大小,他带上了白色的手套,将其从红色的围巾之中取了下来。上面沾染了一些血迹,嗅了嗅,散发着一种让人精神焕发的清香。

  “这个东西,应该是死者的,大概是死亡的时候从某个地方掉落出来的,不然无法解释上面没有绿色毒液的问题..等等!风铭!!手!!!”

  就在医生看着发光的石头沉思的时候,他突然看见那颗发光的石头似乎活了,石头上瞬间长出了嫩芽并且直接刺破了白色的手套进入了风铭的左手中,同时一条条的纹路顺着风铭的左手开始向身体攀登。

  法医抓住了风铭的左手,羽翼瞬间落下,大量的鲜血喷涌而出,风铭的左手被斩断了,可是那些纹路完全没有被阻止,继续的向着风铭的身上攀登而去,与此同时,被法医斩落下的左手变成了灰烬随风消逝了,而风铭的左手就像是数据化一般在一团光之中重生了。

  【是的,我是光之种,一个不负责任的家伙把我扔在了这个被绝望所笼罩的世界中并且希望我能够改变这里,我从噩梦之中逃出来之后历经15年,总算在人类这个群体之中找到了你,一个没有被绝望笼罩的人。】

  风铭看了一下周围,似乎时间都静止了一般,法医不动了,四周的白制服都不动了。

  【只是把时间的流逝变成了极为缓慢罢了,那么,你愿意让我寄生么?刚刚的介绍过于仓促了,我不介意重新来一次。我的名字是光之种,你或许没有听过光之种,不过,你应该知道卡巴拉生命之树吧?再不济,世界树,你听过么?】

  【那就好,我是它们的幼苗,当我收集到十大特性之后就会成长为卡巴拉生命之树,当我把生物所蕴含的‘希望’收集之后,就会成长为世界树..主要是因为希望太难以收集了,实际上若是你能够代替我收集‘希望’的话,我可以不需要收集十大特性。】

  【说了你也不知道,那只是一位时间外的游魂罢了,总共有七颗光之种被洒落在这个世界,但是目前只有我逃出了噩梦,在那条狗身上。】

  【就是袭击这三位倒霉蛋的家伙,名为时间追猎者的存在。好了,多的不说,我的希望快用完了,这个时间流逝的效果快要消失了,现在我正式的询问你,愿意成为我的宿主么?愿意,为这个世界带去希望吗?愿意,把已经破败不堪的世界,修复成原来的样子吗?】

  【不会怎么样,我会暂时在你身上收集希望然后去找下一位宿主,你就当这只是一次奇遇罢了。嗯,说了这么多你好像都不怎么意动的样子,那么,你愿意把‘噩梦’驱逐出去么?】

  【那么我就暂时在你这里借住一下吧,欢迎你以预备役的身份加入妖异事务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