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香港高级雷锋内幕报彩图 > 妖异 >

第三章:大结局(三)

2019-08-13 09:22 来源: 震仪

  “盟主,你干嘛要把辛辛苦苦得来的江山拱手送人啊。”一个身形壮硕的人坐在一方锦缎面上,不解的骚着头。

  “大胖,小乖的饭食还没喂,你去吧。”端坐在一方的少女细心从一个装着上百种熏料的盘子里面挑出所要的,然后丢进旁边正在徐徐冒烟雾飘渺的镂金香炉里面。

  “对了,你怎么这么早就过来了。”少女放下手上的银镊子,然后接过宫女递过来的丝绢,细心的擦拭着白皙修长的指尖。

  “要银子是吧,说吧,目的是什么?”少女抬眼,淡淡的扫了一下那个将手扣在一起搅的胖子。

  被少女这么一激励,大胖像是豁出去了一般,昂起头,大声的说道,“我看上了醉花楼的一位姑娘,我要替她赎身!”

  “是两情相悦的,盟主,我绝对遵循您的自愿原则!”大胖将胖乎乎的肉手高举于头顶,信誓旦旦的说道。

  “好。”少女将头收了回去,对着镜子带上了那双凤衔珠金翅步摇之后,方才从屏风后面缓缓的走了出来。

  本来大胖是垂着头的,但是在听到那木屐近地声之后,才抬起了头,看着眼前的女帝。

  少女一身纯金色凤凰朝天文案服饰,上面的凤凰绣工十分奇特,给人一种活灵活现的感觉。

  简单将乌发盘旋于脑后,只用了两支步摇固定,或许养幽处静,又或许是因为那次失血过多,少女肤色竟然呈现出了病态的苍白,上面几乎没有脂粉的铺垫,但是却极为清丽,极为素雅,令人眼前一亮。

  “没什么,没什么,就是头一次觉得……”大胖猛的一下顿悟过来,然后赶紧的将目光转向了远方,讪讪的笑道。

  自从东国一行之后,鄯月就坚持了每天上早朝的习惯,因为想等到那个人记起自己之后,可以不用再为她操心。

  鄯月端坐在龙椅之上,认真聆听着百官的启奏,但是目光却始终定在百官中一个穿着苍蓝色锦袍的少年身上。

  而被中大陆帝王注视的少年此刻却显得异常焦躁,仿佛有什么很是困扰的事情,让他无法安心。

  乌黑的发,黑曜石般的眸子,还是记忆中的那样,就连那毫无表情的脸都是一模一样的。

  鄯月惶恐的从位子上站了起来,右手向前直伸着,用着极为凄厉的声音喊出了一句,“不!”

  或许是由于那个声音太过于凄凉,或许是由于心尖处猛然的抽动,凌绝尘平静的转过身,看到了那个华服少女眼中晶莹的泪珠,然后蹙了下眉,最终还是选择拂袖离去。

  “盟主,今天是容盛王朝被立的日子,大胖的媳妇,寒枫音师,满朝的文武百官都齐聚在了未央宫的前殿。”紫衣女子垂手恭立的对着眼前的少女说道。

  少女似在凝神,缓了一会之后,方才睁开眸,说道,“那慕言姐姐快去,传我的话,让他们痛快的玩。”少女说完这句话之后,便稍稍的侧了个身,透过一扇雕花之窗,眺望着遥远的远方。

  许慕言站在原地呆滞了一会,鄯月现在除了上早朝之后,整个人就待在了怡心殿,困了就睡,醒了就望着窗户,重复使然,她知道这扇窗户的远处,一定是一处极美的沙漠绿洲,绿洲上会有着一个黑衣少年。

  有人说,沙漠之处肯定有一个地方,是女帝鄯月建造的陵墓,这十大箱子就是运往陵墓中去的。这一条言论导致后来无数盗墓人为之疯狂。

  还有人说,沙漠中有一个绿洲,绿洲里面住着女帝鄯月的心上人,这十大箱金银珠宝就是送给其心上人的。

  关于女帝鄯月这十大箱金银珠宝,曾经一度在中大陆引起了热议,几乎每个平民百姓茶余饭后的闲谈便是这十大箱金银珠宝。

  “凌公子,我们且奉女帝之命,祭奠太后。”打头的是一个少女,少女的发全部被盘在了脑后,然后露出了一张精俏的脸。

  凌绝尘看着那一个孤零零的坟墓,随即点了点头,原本他对于这里有着一个坟墓感到好奇,因为这个坟墓带给了他一种熟悉的感觉,好像很久之前,是他和谁将这个坟墓建于这里的。

  那个精俏少女在得到了沙洲主人的首肯之后,方才走到车队旁边,指挥着人群,将马车上的东西全部卸了下来。

  一群狼儿们嗷唔嗷唔的叫了出来,便走,便用自己的鼻子使劲向前嗅着,闻到了空气中的肉香,但是却没有闻到那熟悉之人的味道。

  凌绝尘听着狼群的悲鸣之声,似乎从里面抓到了一丝丝什么一般,但是那一丝丝很快的又从手中流逝而去。

  正在指挥当中的少女在听到那些狼群长啸声之后,身子猛的一颤,哆嗦着继续指挥着士兵将马车上的东西卸下来。

  少女带领着士兵,将箱子里的东西拿了出来,然后对着墓地恭恭敬敬的拜了三下。

  “我奉女帝之命,特来拜祭太后。”少女尖锐自信的声音扬在空中,飘飘散散随着风扬到远方。

  凌绝尘一直站在旁边,看了一下墓地旁边,那里仅仅只是摆着香案,香烛,还有三个碟盘,这么点东西怎么可能需要十个硕大的箱子呢?

  “凌公子,这是女帝吩咐让我带过来的,还有这十个大箱子的金银珠宝是女帝给你们的。”少女将绿衫女子往前一推。

  她华媚辞去了峨眉派掌门人的位置,放下了腰上的佩剑,只是想和自己喜欢的人一起平平淡淡的生活下去。

  “还有,女帝让我带一句话,那就是祝你们百年好合,早生贵子。”少女的声音从远方传来。

  “凌公子,求你忘了鄯月吧,我是真心喜欢你啊。”绿衫女子哭着抓住少年的衣袖,悲惋的说道。

  “鄯月。”少年将这两个字在唇间轻,突然,脑海中那一大堆交织乱结的记忆像是在一瞬间被理顺,耳旁回响的尽是少女铃灿的声音。

  “狄统领,我们这样做,真的好吗?”一个愣头愣脑的年轻士兵凑到了少女的面前,问道。

  年轻士兵曾经听了很多有关于女帝和凌绝尘之间的事情,在他单纯懵懂的心灵里面,认为黑衣少年凌绝尘和女帝才是绝配,所以对于女帝送了一个女子给凌绝尘,他很是不能理解。

  少女仰望着天空,良久过后,方才说道,“有人说过,爱到最深的境界,便是不相守,也相知。”

  “废话,你狄大爷我说得话能不高深吗?”少女用手狠狠的在年轻愣头士兵敲了一下。

  “这么大个人了,还哭,真的是!”少女很是鄙夷吐了吐自己的舌头,然后跳到了远方。

  本站拒绝任何色情小说,一经发现,即作删除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